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荣鼎彩票注册 > 艾敬 >

艾敬的“1997”:香港人终于接受了我的音乐(图)

发布时间:2019-06-07 03:0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十五年前,在广州的一个夜晚,艾敬写了一首关于香港的歌,《我的1997》。这首原本很私人、仅仅表达她个人对香港向往的歌曲,之后引起的外界反响,远远超出了艾敬自己的想象。十五年后,在去纽约的飞机上,她又写了一首关于香港的歌,叫《我的1997和2007》,但这一次,她写的已不只是个人愿望,而是香港回归十年的宏大主题。

  正因为这十五年一前一后的两首歌,艾敬成了与香港回归主题紧紧相连的唯一一位内地歌手,例如在接受采访当晚,艾敬就人在深圳,刚参加完一台庆祝香港回归十年的大型晚会,她说,近期自己的工作大部分都与回归有关,因为对于香港这座城市,她有着特殊的感情。

  而对于这次为回归十年创作纪念歌曲,她最欣慰的是能感受到香港人对她的肯定,“在十多年前我唱这首歌时,香港人不喜欢,这次有机会写这个歌,我非常荣幸,因为这证明他们现在喜欢我了,这个意义特别大。”

  艾敬和很多内地人一样,在香港还未回归前,一直认为香港是一个无法到达的地方。“那个时候香港对我而言就是‘天边’,是我当时视野里的‘尽头’。”当时,艾敬一直认为香港聚集了全世界的精彩,到香港就可以了解到很多其他国家优秀的东西。就像《我的1997》里描述的那样:“我渴望去八佰伴和午夜场,我渴望看那些花花世界。”

  艾敬回忆,她第一次去香港,是写完《我的1997》之后不久,当时是参加旅行团过去的,盖了很多个大红章。但香港给她的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噪音,“是那种快节奏的噪音。比如车开得很快,冷气很多翁鸣的声音。主要是它那边的声音跟北方的城市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它的房子那么高是很拢音的。所以给我感觉‘嗡嗡’的。”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当天,艾敬也在香港,而且还和家人一起,那一刻,艾敬表示自己所体会到的滋味很奇怪,似乎酸、甜、苦、辣都有。“我和我的父母,以及当时在日本读大学的两个妹妹一起来到香港,我的父母从沈阳来,这也是我们全家人难得相聚在一起的时刻。我在海港城的停车场平台参加一个香港回归仪式的直播节目,在节目中我用吉他演唱了《我的1997》以及做了一些访谈。当我们看着英国查尔斯王子的船离开了维多利亚港,我和家人都很激动。可当时我有少许的失落,我真希望能和祖国的观众一起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回归之后,去香港对于艾敬来说,很快成了相当平常的事,虽然香港只是她往来各地的中转站,但她对这个城市始终有着特别的感情,她说:“在香港,我只一个过客,因为我不会去旅游景点,不会有游玩心态。但当你处于这么一个角色时,就不会赶着去哪儿,没什么限制自由的感觉,这时的香港在你眼里才是最美的。”

  这首歌的MV由宁浩执导,艾敬介绍说,在这个MV中导演的手法很好,他用了个明信片做引子,引出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小女孩,小时候特别渴望去香港,后来终于有机会去了,就拿着这张明信片去找记忆中的香港,明信片上印着的就是维多利亚港。“整个主题,就是想表现出传说中的香港和现实中的香港的对比。”

  在此之前,艾敬的MV都会亲自参与,跟导演做很深入的讨论,给很多意见,但这一次她没有跟导演做太多的沟通,就由宁浩一手包办,“因为觉得这次的主角应该是香港,而不是我。但宁浩后来还是让我写了十个自己最喜欢的香港地方,例如香港的电车,两块钱坐一次那种。在录音期间我第一次坐很有感觉。”可能艾敬写的这些地方,宁浩也觉得挺好的,所以就把它们都放进了MV里。“虽然我们没有面对面沟通,但他也会想了解艾敬眼里的香港是什么样的。”

  这几年,艾敬大部分时间都在纽约生活,花很多精力在绘画上。平时主要就是画画、煮饭、去咖啡馆、看画廊,生活很写意,但不休闲。“可以说现阶段我换了个生活方式,我觉得音乐已经局限我的想象力,所以希望能找一种对我来说更有探索性的事情来做。”

  至于再出唱片的计划,艾敬则连连摇头,她说不想给自己压力,暂时不打算再出唱片,但她也强调,自己永远不会放弃音乐,“如果做明星的话,我想我没有资格,做艺人,我早就该被淘汰了,不合格。但我绝对有资格做音乐。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去创作,需要埋在人群里生活,自由的、流浪的漂泊状态。这对任何一个创作的职业都是必须的。”

  艾敬这几年之所以长居纽约,其实是因为她在那边有个男朋友,两人已经交往多年,但至今仍没有结婚的打算,“其实这方面我很随意。不!应该说我很在意,但不会刻意。”艾敬认为自己不是什么现代独立女性,在她眼里,单身是可耻的,孤独是可耻的,但她又从来不觉得一个人不好,因为一个人会冷静些,会变得聪明,而恋爱的人会愚蠢一些。“我是希望单身的时候尽力享受单身的好处,恋爱的时候则享受恋爱的甜蜜,至于婚姻以及生孩子这些问题,还是顺其自然吧。”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这次受邀为香港创作回归纪念歌曲,是怎么一个过程?

  艾敬:这事情是在去年11月开始筹备的,当时宁浩和香港旅游发展局的人联系我,说他们有这么一个提议,但那一次谈得比较表面,没有确定创作的方向,仅仅是个动机吧。半年后我们又开了一次会,就决定了做这个事,当时我也很激动,之后就在回纽约的飞机上,用13个小时一气呵成写好了。那是我第一次在飞机上没睡觉,觉得很兴奋,挺好玩的。

  艾敬:对,其实我并没有把原版的歌词全改了,只是改了其中一部分,最特别的是中间的一段独白,概括了我个人对香港白天、黑夜、早晨、午夜的整个感觉的描述。

  南都:为什么会想到把原本的那首《我的1997》重新填词,而没有考虑完整地再创作一首新歌?

  艾敬:其实最初的计划,是打算把旧版的这首歌重新编曲翻录一遍,再重新拍个MV,后来香港那边说希望能加入一些新的内容,于是后来就做了改编,就像所有经典的歌曲、电影都会重拍、翻拍一样。

  艾敬:这是我故意的,当时我写完歌词后,人还在纽约,然后也找了几个当地著名的音乐家合作这首歌,但后来我忽然醒悟,觉得应该跟香港的音乐人合作。我在想,如果我去伦敦、纽约做,可能会更棒,但这太不重要了,因为这次是香港回归十周年,香港人终于接受我艾敬的音乐,接受内地人的情感了,我应该有个姿态,去跟香港的音乐人合作,把他们的音乐感觉加进来,这才是这次合作的意义。之前我从来没和梁基爵合作过,是通过周围的朋友介绍的,我也上网听了他给黄耀明做的音乐,觉得喜欢这个类型,就找他了。

  南都:梁基爵是做电子音乐的,那出来的效果,会不会跟旧版的民谣曲调差别很大?

  艾敬:变化挺大。例如我说要有时代感,你擅长的电子要加进来,还要有一种温暖的感觉,首先吉他必须得有,但不能重,因为不想跟第一首的感觉太重复,另外还可以加入弦乐,因为弦乐是温暖的,这次我还是以情感为主。还有,我还提议他能不能在我独白的那部分加一段笛子的旋律,因为笛子的音色很纯朴,带有当年香港渔村的味道。最后他都做到了,出来的效果非常好。

  艾敬: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这首歌不是我的单曲,我只负责完成它,至于之后怎样,就是其他人去处理了。可能是希望结合7月1日当天的活动推出吧。

  南都:这首歌因为是官方行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主旋律,当初接到这个任务时,会不会担心主题太过正式而不好发挥?

  艾敬:没有,首先他们没有使用“主旋律”这种概念。当然,他们当初也有很多愿望,例如刚开始他们就说,想要个“香港人眼里、全世界眼里的香港”的感觉,就像一首主题歌,可以“一百年都能用”的那种,然后我就很真诚地跟他们说,如果找艾敬写这首歌,就只能是艾敬眼里的香港,不可能是香港人眼里的香港,也不会是陈奕迅或是其他任何歌手眼里的香港。所以在这半年的沟通过程中,我的决心、信念也是非常清楚的:在十多年前我唱这首歌时,香港人不喜欢,如果这次有机会写这个歌,我会非常荣幸,因为这证明他们现在喜欢我了,这个意义特别大。

  艾敬:当时的香港人也很迷茫,对我这首歌里表达的愿望也很不认同。譬如,当初我唱“1997快来吧,我就可以去香港”,其实就是今天“自由行”的概念,但那时候没有人能看到十几年后会怎样,所以当时我这么一唱,他们就觉得:九七到了你就过来,这可能吗?(黄锐海)

http://elle-mirai.com/aijing/19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