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荣鼎彩票注册 > 安迪威廉姆斯 >

美一女星射杀滑雪明星男友 被判30天监禁还随意

发布时间:2019-05-03 15:5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76年3月,美国的滑雪明星斯拜德·萨比奇被发现中枪后流血过多死在家中浴室里。

  随后,警方通过调查后控告萨比奇的同居女友、著名歌星兼影星克劳丁·朗杰特故意谋杀罪名。

  到底谁在说谎?朗杰特当初又是如何成名的?看了以下她和三个名人丈夫(男友)之间的事,您的心里自然就有数了。

  克劳丁·朗杰特1942年1月29日出生于巴黎。19岁那年,朗杰特只身来到美国的拉斯维加斯。不久,她在那里结识了一位34岁叫做安迪·威廉姆斯的歌手。他们在1961年的圣诞节举行了婚礼。

  1966年她依靠丈夫的帮助发行了自己首张个人专辑——《Meditation》。她的演唱风格与众不同,歌词也琅琅上口,容易被大众所传唱因此很快风靡全美。

  看来朗杰特的眼光真的不错,在他们结婚后一年,安迪·威廉姆斯就凭借著名电影《蒂凡尼的早餐》里的插曲《月亮河》一炮走红,并从此改变了他今后事业的命运。《月亮河》一歌在美国的流行让威廉姆斯成了1963年电视访谈节目中的常客,她的妻子朗杰特也是亮相频率最高的客串嘉宾之一。借助夫君的人气与名气,朗杰特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也有所提高。各大电视台的强档节目争相邀请这位性感的法国女郎作为嘉宾主持,以提高收视率。

  朗杰特同时趁着在音乐界的发展好势头进军电影圈。1968年,朗杰特还登上了著名导演布莱克·爱德华兹执导的电影《狂欢宴》(TheParty)的演员名单表,一举打进了好莱坞影视圈。

  就在威廉姆斯的事业最得意的时候,朗杰特看准机会暂停了她自己的演艺事业,在1963年生下了一个女儿诺艾尔,接着又在一年后迎来了一个儿子克里斯蒂安。

  1969年,朗杰特生下了她的第三个儿子罗比。其实从那时开始,朗杰特和威廉姆斯之间的婚姻已经出现了裂痕,但是直到1972年以前,她还是带着孩子强颜欢笑地出现在丈夫每年圣诞节的歌迷音乐会上。

  同年年底,朗杰特与威廉姆斯分居,前者带着3个孩子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马里布的海边别墅里。但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彻底闹僵,仍然保持着朋友关系。威廉姆斯同意每月支付她8000美元的抚养费。直至他们1975年正式离婚为止,朗杰特已经从前夫那里大赚了一笔,她的银行账户上总共收到大约210万美元的抚养费。

  到1975年她与前夫离婚之时,朗杰特早已和一个名叫斯拜德·萨比奇的人关系发展得很深。她想凭借这个当时比前夫人气更旺的人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名气,这比出唱片、上电视、拍电影走红更容易更划算。????

  1950年,萨比奇父亲老弗拉蒂米尔当上了萨克拉门托东部一个山区小镇凯布兹的警察局长。当时年仅5岁的斯拜德·萨比奇在那里第一次穿上了皮靴和木质的雪橇。不久,初现滑雪天赋的他收到了当地滑雪青年队的录取通知书。之后,他还入选了美国国家滑雪队并参加了1968年在法国格勒诺布尔举行的冬奥会。

  19世纪70年代初,萨比奇的国家队教练比蒂看到了外貌俊朗的爱徒在美国人心目中产生的名人偶像效应,并且利用这一点大力推广滑雪运动。“他实在太迷人了,金头发蓝眼睛,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性感的男人,”作为萨比奇的老朋友迪迪·布林克曼说,“他魅力超凡,你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有电影明星一样的气质。”

  1972年,法国著名女演员、滑雪爱好者克劳丁·朗杰特应邀前往离萨比奇家乡40公里远的加利福尼亚州比尔山谷参加一个名人推广滑雪运动宣传会。在这次宣传会上,斯拜德·萨比奇和克劳丁·朗杰特第一次相识,两个人一见钟情,马上被对方的气质所深深吸引。

  一般情况下,都是许多少女倾慕萨比奇,对他穷追不舍。而这次偶然相遇让萨比奇自己“来了电”,用他朋友的一句话说就是“感觉到了威力,快把自己熔化了”。他们俩堕入爱河的速度之快也令人惊讶。两人周初才见的面,而在周末到来之前就已经成为了出双入对、关系如胶似漆的情侣。

  1972年,已经31岁的萨比奇到达了自己事业的最高峰。3年以后,他和自己当时一见钟情的法国女郎朗杰特正式走到了一起并同居。那时候,萨比奇凭借其自身高超的技艺和俊朗的外表,身价已经涨到了每年20万美元,其中相当一大部分是靠他签下的商业合约。

  即便1975年朗杰特身边已经有3个孩子,但是她仍然不停来卮┧笥谌绕嬖诳坡蘩嘀莅⑺古说谋鹗胱约涸诩永D嵫侵萋砝锊嫉墓⒅洌敛还思芍芪Ъ钦吆腿巳旱囊煅酃狻?/P@@@@dayu@@@@

  大概又过了一年,萨比奇正式提出可以让朗杰特把她三个分别4岁、9岁和10岁的孩子接到自己的别墅里共同生活。这无疑悄悄地改变了萨比奇这个个性活泼单身汉的生活方式,家庭生活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自然也预示着朗杰特和他之间的感情有爆发冲突的危险。据萨比奇的亲密朋友说,其实朗杰特是个非常贪心、欲望永远无法用金钱填得满的女人。她总是向萨比奇伸手要钱,买这买那,只要不答应就会撒娇、发脾气。有一次,她陪同萨比奇去一个高档的夜总会消遣时,不满萨比奇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漂亮姑娘,更不能忍受他光和朋友聊天把自己晾在一边。向来觉得自己一直受萨比奇冷落的朗杰特顿时醋意大发,顾不得自己名人高贵的身份,竟然众目睽睽之下在萨比奇面前大吵大闹,甚至做出了摔杯子的粗鲁举动。她甚至禁止萨比奇出席科罗拉多州阿斯潘小城一年一度的“完美胸部”大赛——一场其实很正经的当地女性选美比赛。

  在1973年美国职业滑雪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萨比奇遭受意外,脊椎受压迫性损伤。尽管他在接下来的3年当中仍然坚持参赛,但是这次伤患给他背部留下的后遗症影响了他在以后比赛当中的表现。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萨比奇经历事业上的低潮期时,他在感情生活方面也遇到了麻烦。那一段时间,他曾经向身边的好友坦言,自己活得好累。他发现自己和朗杰特之间的关系出现了感情裂痕,而且感觉已经很难说服这位法国女郎回心转意。

  1976年3月21日这一天两人积存已久的矛盾终于爆发了,而且萨比奇还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天早上,朗杰特没有显示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要寻求报复的迹象。两人分头出去上班:萨比奇先去滑雪,然后会见了自己的恩师比蒂;朗杰特也一如往常那样送孩子上学,然后说自己也滑雪去。

  实际上,她并没有去滑雪场,而是先去购物,然后到了一间酒吧喝闷酒,在里面待了一整天,直到下午3点半去接孩子放学。萨比奇在4点左右回到了家。为了赶时间参加晚上举行的舞会,他马上跑到浴室洗澡换衣服。有人说,因为两人那时的关系不好,话语不多缺少沟通,萨比奇并不打算带上朗杰特参加这个舞会,以免再出上次那样的丑。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朗杰特与萨比奇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就在萨比奇不理睬朗杰特的无理取闹、钻进浴室的时候,后者盛怒之下拿起一把手枪冲向了浴室,向萨比奇扣动了扳机。

  朗杰特可能由于惊慌胆小,在如此面对面近距离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一枪射中萨比奇的心脏,而是打穿了他的腹部。朗杰特的孩子听到浴室里传来枪响马上跑过去看个究竟,他们冲到那里只见赤身裸体、腹部鲜血直流的萨比奇靠在他们母亲的怀里,一脸痛苦的表情。朗杰特不想让这个血腥的场景影响孩子脆弱的心理,于是马上叫他们出去打急救电话,又让他们到外面等救护车到来。

  由于萨比奇失血过多,在去往医院的路上,一代“滑雪王子”在救护车里停止了呼吸。

  萨比奇的朋友之间立即开始流传种种有关萨比奇死亡原因的猜测。有人说萨比奇其实早已受不了朗杰特那种古怪的大小姐脾气,常常公开与她争吵,发泄自己的不满,而朗杰特也认为自己攀附这位滑雪明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如今受伤退役的他已经不再有价值,于是找个借口杀了他,想一了百了。

  萨比奇死亡的消息传遍了阿斯潘小城,许多民众都开始在背后对这个很有争议的法国女郎指指点点。有人说:“这里所有的人都恨她。”

  在参加完萨比奇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葬礼以后,朗杰特回到了阿斯潘。在那里,她被指控故意谋杀。如果这项重罪成立,她最多会被判入狱10年和罚款3万美元。为此,朗杰特聘请了阿斯潘著名律师朗·奥斯丁。

  从一开始,朗杰特就表示萨比奇身亡完全是一场意外。她对赶到现场的两名警察这样说:“我当时只是好奇拿那把枪在玩,然后跑进去问他怎么上子弹,怎么扣扳机。正好在我把枪对准他的时候,枪突然走火了。”

  这样的名人犯罪在当时实属少见。连当地报纸媒体也不禁这样感慨道:“大家曾几何时幻想性感女星和滑雪王子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的绝配,但你看了这个案件以后,先前任何美好的憧憬和祝福都会在瞬间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在枪击案发生以后,警方作出了两个决定:一,他们在没有得到法官的授权强行抽取了朗杰特的血液化验;二,他们在没有得到搜查证的情况下没收了朗杰特的个人日记。

  警察从所抽取的血液样本当中发现,朗杰特体内含有可卡因。另外,他们在朗杰特的日记中也寻找到了她与萨比奇关系恶化的蛛丝马迹。

  但是,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在审结此案之前先作出了另一项判决。法院认为警方在得到这些所谓证据之前没有得到法院的批准,违反了执法原则,当事人是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出示证据,判定警方损害了当事人的权利。

  控方检察官弗兰克·塔克在法庭上宣读了朗杰特日记中的部分内容,指出当中关于两人矛盾逐渐恶化的描述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的。塔克说:“她是个美到天上去的女人,她受不了一次次被男人抛弃的打击。安迪·威廉姆斯已经抛弃了她一次,她觉得和萨比奇的关系恶化,免不了会再次遭受被抛弃的命运。”

  与此针锋相对的是,辩方的律师奥斯丁则反驳控方在引用日记内容作为证据的时候,应该全部引用而非只读出对控方有利的那些部分。他还指出,日记里的内容还包括了两人关系缓和的部分,控方不应该以偏概全。

  其实,辩方也深知在日记内容的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对朗杰特是非常不利的。所以辩方律师到后来口气也出现了转变,可是他们仍然坚持萨比奇和朗杰特始终是深深相爱的,尽管“中间出现了一些波折”。

  可能对辩方最有利的证据要算是那把德制鲁格尔手枪了。这是萨比奇老爸弗拉蒂米尔1968年去法国看儿子比赛的时候买的。后来,弗拉蒂米尔将这把枪送给了大儿子史蒂夫,而后者把它放在了斯拜德·萨比奇的别墅里。朗杰特声称,就在案发的当天,她清理房间的时候在橱柜里偶然发现了这把枪。

  辩方的一个证人在庭上说,这把枪的安全性能值得怀疑,因为经过检查发现手枪的发射装置被抹上了过多的油。“因此,完全有理由相信当时这把枪走火误杀萨比奇是相当可能的。”

  鲍勃·比蒂,萨比奇生前的教练是第一个出庭作证的证人。他说,审理的过程完全是在走过场玩形式,好像所有人都被朗杰特的眼泪感动了,都不愿意再去让她难受。“他们问我最难的问题就是我叫什么名!”从法庭出来的比蒂一脸不满、语带讽刺地对媒体这样说。

  随后,一个警员第二个出庭作证,他肯定地说,在现场录口供的时候朗杰特曾经向他坦白自己当时拿枪瞄准了萨比奇,然后开了枪并听到“砰砰”两声。这时,在被告席上的朗杰特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激动地在法庭上冲着法官大喊:“这不是真的!他在说谎!”

  1977年1月11日,美国各路八卦媒体终于等来了他们希望看到的一幕:克劳丁·朗杰特坐上了证人席。法官允许辩方律师将作为证物的那把手枪递给朗杰特,朗杰特仔细忆述了当时的情形:

  “我拿起这把枪径直走向了浴室,边走边大声对浴室里的萨比奇说‘我想你告诉我这把枪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拿枪走到了浴室门口。我问萨比奇这把枪现在是否安全可靠。他说‘当然安全啦’。我接着问‘你说的安全是什么意思?是枪不能开了吗?’”

  “萨比奇在倒下的时候喊了我的名字三次,然后踉跄了几步就倒下了,”她说,“……我也尝试帮他止血,和他说话,但是他不久就不省人事了。倒下以后,我还希望能用人工呼吸帮他恢复知觉,可惜我不会……”

  说到这里,朗杰特开始掉眼泪。在描述萨比奇如何痛苦地捂着他的肚子,顺着墙壁倒下的时候,朗杰特的声音越来越哽咽了。

  辩方律师接着问了她一些关于两人之间感情关系的问题。“萨比奇和我都深深地爱着对方,”朗杰特誓言旦旦地说,“我想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在我们相处的4年当中,有几次我们曾经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过嘴。但不管怎么说,打是亲骂是爱,我们都很理解对方的出发点。”

  在最后的结案陈词当中,辩方律师再次重申了物证的重要性和被告深情的陈述。“如果说这个小城有什么不幸的话,”辩方律师奥斯丁这么总结,“那就是小城里那些毁谤我们当事人与伟大的滑雪王子萨比奇之间关系的流言蜚语。这些恶毒的话会影响很多人的想法,而这个只需要一个爱搬弄是非的人到处说说就足够了。”

  持续4天的庭审结束后,陪审团经过长达4个小时的讨论得出了最后的裁决。他们最后并没有像很多人预料的那样裁定朗杰特故意杀人的重罪,而是从轻发落只给了个过失杀人的轻罪。

  判决出来以后,尽管朗杰特一再向记者表示:“我没有罪,我向来是很尊重人的生命的。”但最后她还是接受了判决没有选择上诉。本来按照法律,她的最高刑罚将会是入狱两年并且罚款5000美元。

  “我并不希望她入狱,相信上帝也不会,”陪审团其中一名成员丹尼尔说,“这并不意味她不该入狱,而是我觉得她没有对社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威胁而已。”同时他还表示,这场审判本来就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法院方面分明在作秀,显示他们的审理如何如何公正公平。如果她(朗杰特)不是名人,他们绝对不会审理得如此隆重。这很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样的判决让萨比奇的家人十分不满,甚至对法官痛恨得咬牙切齿。对此,法官鲁尔表示,萨比奇一家对朗杰特有很严重的成见。此外,他还严惩了一些就此案给他发去骚扰信甚至恐吓信的激进民众。鲁尔说:“我绝对相信这么一个弱女子不会干杀人的事。但是如果判她无须入狱服刑,那在法理上又是讲不过去的。”

  事后有人向媒体透露,在法官鲁尔宣判此案之前单独和朗杰特会面,她求求他看在孩子的份上给她轻判。“我的孩子现在还小,非常需要我,”她低声对法官说,“我非常爱我的孩子,他们也绝对相信我不可能是杀人凶手。他们现在很快乐,很健康,很善良,很活泼。我打心眼里希望他们能够这样幸福下去,不希望没有了妈妈在身边的时候他们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考虑到朗杰特还是个知名的影星和歌星,法官鲁尔特意准许她只罚款250美元和入狱30天,而且她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工作需要安排时间,“选择闲暇时间”服刑。这就意味着法官的判决完全丧失了对被告的约束力,几乎是“想去拍戏就拍戏,想进班房就进班房”的自由状态。

  但是,法庭终审裁决已下,萨比奇一家除了气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步出法庭,一脸轻松的朗杰特还特意挖苦了控方检察官一番:“我认为自己非常不幸的是被一个地区级的律师抓住不放,他考虑的是怎么样打赢官司赚取钞票而不是维护正义。”

  在判决下达后不久,人们发现克劳丁·朗杰特身边又多了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帮她在这场官司中洗掉故意杀人重罪罪名的辩方律师朗·奥斯丁。奥斯丁和朗杰特的暧昧关系后来逐渐公开化,甚至发展到为了和朗杰特生活在一起,奥斯丁不惜抛弃了原来的家庭。一个夏天,人们发现奥斯丁和朗杰特成双成对出现在墨西哥南部的海滩度假圣地。

  实际上,朗杰特还是有去监狱服刑的,只不过每次服刑都是选择在周末闲暇之时。后来,朗杰特和律师奥斯丁结婚并定居在了科罗拉多州的阿斯潘小城。

  尽管此后朗杰特的生活平静了一段时间。但是到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不少媒体又把这件“名人杀人案”旧事重提。为了不再让媒体打扰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生活,她私底下和萨比奇的家人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萨比奇一家和她自己今后绝不以她当年和萨比奇之间的任何事情作为资本向任何媒体报料索取报酬,并愿意向萨比奇一家支付一笔相当可观的钱作为“捂口费”。

  对此,萨比奇的父亲弗拉蒂米尔1996年接受采访时说:“我并不是为了她的钱而那么做的。我只想要回真相而已。”

  从萨比奇的哥哥的一句话不难看出他们一家对朗杰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为我弟弟而自豪,因为他做了许多了不起的事情;我为朗杰特而遗憾,因为她至今也只做了两件事:与安迪·威廉姆斯结婚,为洗脱杀人罪名而奔波。”

http://elle-mirai.com/andiweilianmusi/2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