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荣鼎彩票注册 > 白光 >

徐小凤:那些幸运抚平一生无奈

发布时间:2019-05-26 18: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为香港歌坛的标志性人物,天后徐小凤近年已淡出公众视线,养尊处优享受人生的她,不愿多曝光,即便在港岛的演出也非常之少,12月16、17日两天,徐小凤将一圆三十年海上梦,首度来沪开唱。

  事实上,对很多内地70后、80后歌迷来说,对徐小凤的熟悉,还是来自于她的后辈梅艳芳、张国荣等人的翻唱:1982年,梅艳芳凭徐小凤的一曲《风的季节》获得新秀比赛冠军;1986年,张国荣在“浓情演唱会”上翻唱了她的另一首金曲《谁又欠了谁》;1989年,央视春节晚会,着一袭蓝绿长裙的徐小凤唱了《明月千里寄相思》和《心恋》,而那也是她唯一一次出现在内地的电视节目中……

  和许多歌手一样,徐小凤的出道,属于无心插柳那一种。2岁时,随父母由内地移居香港,身为长女的小凤,其后还有三弟二妹,因为要帮助父母打理江浙食品生意及照顾弟妹,中学二年级她便辍学了,但天生喜欢唱歌的秉性,注定是“老天爷赏饭吃”。

  出道之前,徐小凤曾在美容美发厅工作,相当于现在的美发师和造型师。1965年,她参加了由天天日报及南国实验剧团联合举办的“香港之莺”歌唱比赛,结果积极力争出线的两个同学落选了,徐小凤却无心插柳,以一曲白光的《恋之火》登上冠军宝座并得了唱片合约,所以初出茅庐的小凤被称作“小白光”。当时,家风严谨的父母觉得,做歌手必须抛头露面,与“戏子”无异,反对她从事这一行。徐小凤据理力争,以补贴家计为由,最终成功说服父母,开始到夜总会跑场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的演艺歌舞厅与夜总会蓬勃兴盛。当年,香港旺角的花都、国际、尖沙咀的首都夜总会以及海城夜总会,都留下了徐小凤驻唱的身影。风光时,最多一次她一晚跑了十三个场子,算得上“天涯歌女”了,而她的跑场演出收益经常每月的收入有好几万元,在当年十分可观。由此,她也正式脱离了美容美发行业,专心开始在歌坛发展。

  徐小凤最早唱的是《明月千里寄相思》、《盼三年》这样的老上海风格歌曲,很快,特有的低沉磁性声线,博得了“豆沙喉”的美称。唱古典小调出名后没多久,成名了的徐小凤发现,香港已经开始流行粤语歌曲。为了让自己跟上时代,徐小凤也尝试着学唱粤语,依然很受欢迎。有专业人曾评价称,徐小凤的中低音纯属天生,那种低音的黏沉、磁性和浑然如涌,是任谁也达不到的。

  70年代早期,徐小凤主要翻唱别人的作品,直到1978年的《大亨》(顾嘉辉曲),才有了被歌迷熟悉又属于自己的歌。之后,徐小凤转投新力唱片,真正成为独当一面的歌手,两首名曲《无奈》及《风的季节》就出自这一时期。后来,她又改投康艺成音,凭《随想曲》(顾嘉辉曲)获得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奖,奠定了其在歌坛的不倒地位。1986年,徐小凤加盟宝丽金,首张大碟《每一步》至为成功,除同名的改编歌外,歌曲还包括后来分别成为无线剧集《流氓大亨》主题曲及插曲的《城市足印》和《婚纱背后》,而1991年的《文明泪》为徐小凤灌录的最后一张唱片。1995年,在举行了18场演唱会后,徐小凤开始淡出歌坛。

  徐小凤有着与众不同的圆脸,和出乎人意料的细腰身,所以在任何场合,她都穿袭束腰的西式古典长裙,雍容中透出妩媚。在舞台上,她以华丽见称,自1987年其演唱会以“金光灿烂”命名后,“金光灿烂”就代表了徐小凤,而其演出时经常穿着的白色黑圆点连身长裙更成为其象征。

  年轻时的徐小凤,被香港唱片大佬们称为“大眼妹”,歌红人靓,按理说,追求者应该不少,但自始至终,她的感情世界却如雾里看花,保持神秘。

  1994年,香港媒体揭开了徐小凤一段鲜为人知的隐婚史。当时,媒体刊出了由加拿大政府发出的证明文件,证明叫作郑永福与徐郧书的两人,于1974年正式成为合法夫妻。在香港很多人都知道,徐郧书是徐小凤的本名,新闻媒体也从徐小凤父亲的灵位上,证实徐小凤的原名就叫徐郧书,更神奇的是,1974年前后,郑永福和徐小凤两人刚好同在加拿大。可这段婚姻持续了5年,终告结束。

  一向神通广大的香港媒体都不敢相信,徐小凤的保密功夫竟会如此周到,直到成婚二十年后才被曝光,当时,全港一片哗然。匪夷所思的是,直到现在,两位当事人仍然守口如瓶。

  回头来看,不得不说说郑永福其人,他后来改名叫郑经翰,早年是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飞机维修技师,后来返回香港发展事业,创建了百乐门集团,也是他最先在亚洲引进的《花花公子》和《福布斯》中文版刊物,后来郑经翰成为香港政坛名嘴。在郑本人看来,自己最成功的事情就是创建亚洲卫视,为此他去西昌租用亚洲卫星,随后他以四亿美元的价格,将亚洲卫视卖给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而随后李泽楷又以八亿美元卖给欧洲传媒大亨默多克。后期,郑经翰开创网络事业较晚就没再赚到钱。

  据传他与徐小凤的结缘,始于筹办后者演唱会之际。多年后,两人婚姻曝光,面对媒体追问,郑经翰始终闪烁言辞,一会说自己确实叫郑永福,但不等于世上没有同名同姓的人,一会又说已经事隔多年自己记忆模糊了。倒是有一次谭咏麟,在与郑经翰同场出席活动时,开玩笑对郑经翰说,让他去看前妻徐小凤的演唱会,最好郑经翰再上台跟前妻徐小凤去抢麦克风唱歌。话音刚落,一旁的郑经翰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徐小凤唯一承认的一段情,是和汽车经理廖辉。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两人因买车结情缘,后来在接受一次访问时,徐小凤罕有地坦白,这段情的结束源于男友要求她放弃一切,随他到美国定居,但徐小凤深感家庭负担太重,又觉得对男友没有达到那种让她牺牲一切的阶段,无奈分手。“我本想跟你淡然退,无奈此去不易,看我一脸茫然,与眼中困惑,你不忍转身去……期望这段情延长下去,无奈消失似露水,相处每一剎,都痴痴醉,谁又会舍得你……”徐小凤唱《无奈》这首歌,歌词的凄美及对恋人依依不舍的无奈,何尝不是恋情的写照。

  采访过徐小凤的香港同行说,她生活行踪一向低调,跟她交谈,不论她态度如何亲切,都会觉得她筑起了严密的保护城墙,无人能窥探到她的内心世界,但她行事作风相当沉稳,体现了那个时代歌手特有的风范。

  香港名嘴查小欣曾披露,2005年徐小凤复出开演唱会,她坚持完成所有表演后,才接受各电台访问。在演唱会后台,查小欣向她提出要求:“可否先做我的访问?”她说:“没人提出同样的要求,我答应你。”演唱会结束后,她果然来电实践诺言。之后几天,她去其它电台做访问,都是穿同一套衣服和同款的鞋,携同款手袋,以示公平。这就是徐小凤的处世之道。

  在为数不多的几次专访中,徐小凤对自己半世单身的状态,已经释然。2007年,在被问及“感情方面有没有无奈”时,她答道:“无奈。虽然有很多谈得来的朋友,要找一个共同生活的人则比较困难。可能因为职业关系,我们习惯一个人站在台上,太专注,会忽略很多事和人,会伤别人的心。我在未清楚他是否喜欢我的时候,已叫他不要等,我很害怕人家在等我。”媒体追问,如此一来,岂不是错过很多适合的人选?她亦淡然:“如果天意要你错过,也不必强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唱歌会唱这么久,也没有想过越来越多人认同你。这表示我做对了,于是便继续做下去,亦很幸运遇到一些好歌,这些幸运亦盖过很多无奈。”

  后期,徐小凤更是有意撮合圈中情侣,2005年李克勤、卢淑仪情侣档来听她的演唱会,一前一后登台,徐小凤出其不意,借用台边的婚纱,帮卢淑仪披上,全场鼓掌。事后,徐小凤解释说:“我无意中叫克勤要负男人应负的责任,他们拍拖已经13年,女人的青春有限,不应要对方等这么久。”

  接受查小欣采访时,徐小凤也坦言,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女人永远活在童话世界中,有梦幻式婚礼,有白马王子来迎娶。有时发完白日梦会自己笑自己。仪式并不重要,对象才最关键”。

http://elle-mirai.com/baiguang/9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